除夕夜,在“云端”……

发布时间:2019-02-06 01:30 类别:大发快三基本走势图

  “除夕夜,晚上8点到10点是我的执勤时间,哨位就是战场,执勤就是战斗。我们一秒钟都不能松懈,好多年没有和家人一起过年了,我只能在远方祝愿家里老人健康,孩子能茁壮成长。”杨富祥说。

  沱沱河地区含氧量不足海平面一半,年平均气温低于零下二十摄氏度,这里被世人称为“生命禁区”。而在除夕夜当晚,哨所驻地最低气温达到零下二十九摄氏度,除了低温降雪天气影响外,沙尘天气也加大了战士们执勤和巡逻的难度。

  执完勤走出哨所,狂风裹挟着雪花劈头盖脸吹来。山石嶙峋,脚踩在石头上,不时脚底打滑,稍有不慎就会摔下去,官兵每走一步都要耗费不小的体力。

  杨富祥说,驻守青藏线10多年来,自己数百次到海拔5000米以上的青藏铁路巡逻线执勤,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擦伤、摔伤是常有的事。掀开左裤腿,多处伤疤清晰可见,“这是青藏线官兵特有的‘荣誉勋章’。”

  在这个只有冬季和大约在冬季的无人区里,战士们早已把哨所当成家。

  29岁的温杰锋是武警青海总队执勤支队执勤七中队指导员,2013年从上海华东政法大学毕业后,温杰锋来到了千里外的青海当兵,今年已是他第六年在上哨中度过除夕,他们的哨所海拔4772米,战士们的职责是守护青藏铁路昆仑山隧道。

  因为这个哨所海拔高,周边被群山环绕、云蒸雾绕,这里也被称为“云端的哨所”。他们说,他们守卫的这条通向远方的天路,就是为祖国捧起的哈达。

  “从繁华的大都市到青藏高原无人区,起初我对高海拔极度不适。除夕夜,看着青藏线上列车呼啸着从我们的哨所旁奔向远方,直至在视线内消失,我也感觉挺欣慰的,战友们在一起的彼此慰藉和相互扶持冲淡了对亲人的思念。”温杰锋说。

  来自湖北的战士文军云是温杰锋的战友,这位当了12年兵,有9年党龄的老战士有5个春节都在异乡度过。

  文军云说,作为一名老兵,他们要照顾好小兵们,除夕夜,老兵们也会尽量让小兵们有更多时间看看春晚或者给家里打个亲情电话。

  “今年也许是我在部队度过的最后一个春节了,我要守好最后一班岗,当我扛起枪站在岗哨的那一刻,感觉我的心和祖国紧紧连在一起。”文军云说。

  从哨所向外望去,依旧还是白雪皑皑,行走在荒无人烟的巡逻线上,战士们的耳边传来阵阵风声。他们用忠诚守护祖国的土地,踩着厚厚的积雪,他们还将继续在“云端”穿行……


你可能喜欢的